當前位置:騎士中文>書庫>都市小說>特種兵之血色獠牙> 第3159章 女人的直覺!

第3159章 女人的直覺!

  李巖來之前一直都沒問什么,現在正主兒已經見到了,是騾子是馬總歸都是要拉出來遛一遛的。  “我只能確定,他不是華夏人。”  古韻悠看著李巖,目光中閃爍著些許的沉思,這表情在她臉上可不多見,畢竟,能讓她覺得煩心或者需要思索的事情真不多。  古韻悠的話讓李巖微微一愣,她雖然沒有明說,但是這番話已經很肯定的說出了她曾經調查過對方的事實。  “你查到什么了?”  跟古韻悠李巖可不會繞什么彎子,直截了當的開口問道“他不會是真的因為暗戀你,所以跑來這里的吧?”  “當然不是。”  李巖的調侃讓古韻悠的心情瞬間放松了很多,她笑了笑,而后道“我雖然天生麗質,可是卻也沒想過自己的魅力能擴散到華夏之外去。”  “說說吧,都查到了些什么。”  左家的情報能力其實還是很強的,作為燕京五族之一,多年的底蘊注定了他們有足夠的能力查清楚很多事情。  可惜的是,這家古韻悠燃火鍋店似乎不在其中。  “他來自川北,是一家古味老火鍋的傳承人,開火鍋店根兒正苗紅。”  古韻悠說話間目光投向了窗外,似乎若有所思,短暫的停頓過后便繼續說了下去。  “不過奇怪的是,他在三年前出過一次車禍,還失蹤了半年多,再次出現之后更是一改之前的態度,主動去接手家里的火鍋傳承。  然后就是他的名字,他姓杜,名字好像叫杜純,熟悉和認識他的人都喜歡叫他純公子……”  古韻悠這一番介紹其實沒有太多有價值的直觀的信息,不過李巖也從來不是一個喜歡吃現成的人。  他在古韻悠這一番話里,捕捉到了兩個她本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小細節。  “你是說,他在三年前,也就是出車禍之前,是不喜歡家族生意的?”  李巖沒浪費之間,隨手夾起了一片千層肚,放在已經滾開的火鍋中緩緩沉浮著。  “嗯,據說他喜歡玩游戲,三年前,還創建了一個電子競技戰隊,一門心思的撲在戰隊上,父母被他氣的臥病在床。”  古韻悠點點頭,也隨手夾起了一片麻辣牛肉放進了火鍋里涮煮著。  “電子競技沒什么不好,不過能夠接受的父母卻并不多。”  李巖說話間千層肚已經七上八下的涮到了火候,放進嘴里,滿口留香。  “他的父母呢?”  吃下了嘴里的千層肚,李巖這才繼續問道。  “死了。”  古韻悠夾起自己的麻辣牛肉,放進油碟里沾滿了蒜泥和辣椒,張開小嘴一口賽了進去,大口大口的咀嚼著,樣子看上去好像一只嘴里塞滿了榛子的倉鼠。  “杜純出車禍,母親傷心過度沒挺過來,去世了。”  見古韻悠吃的投入,左輕霧不得不在一邊接過來話茬補充道“后來他失蹤了,再回來就已經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他開始接手家里的火鍋生意,再后來就是父親病逝,他徹底成為了一個人。”  這些信息匯總起來,其實跟平常老百姓的尋常生活沒太大的區別,只不過是兒子叛逆,老子恨鐵不成鋼,至于結局,李巖不想去評判。  他現在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杜純在失蹤了半年的時間,去了哪?  顯然這問題的答案古韻悠是給不了的,因為她沒查到。  如果查到了,她早就說了。  “那他父親叫什么?”李巖隨口問了一個普通的問題。  “周大國,他跟母親姓杜。”  古韻悠已經咽下去了一口香香辣辣的牛肉,立馬回答了李巖的問題。  “你之前說他不是華夏人?”  李巖看著古韻悠,再次提到了一個關鍵問題,她是怎么知道他不是華夏人的?  根據之前調查的種種證據都顯示,他是華夏人啊,而且還是那種土生土長的華夏人。  “不知道,女人的直覺。”  古韻悠給了李巖一個相當硬核的回答。  前面那一大堆的調查取證都是可以確定的事實,可偏偏這件事兒上,古韻悠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證據,只有一個硬核的回答,女人的直覺。  女人的直覺有些時候真的是很恐怖的嚇人。  但更多的時候,女人的直覺,往往帶著自己的主觀臆斷,所以可信度高低這事兒根本沒法界定。  還好這事兒不是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兒,既然她說自己的直覺告訴她他不是華夏人,那李巖就假設他不是華夏人好了。  做完了假設,那就開始來想方設法的驗證這個假設就行了。  “其實,我也有這樣的感覺。”  左輕霧一般的時候不太會主動的去發表自己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的事情的意見,但是這一次,她選擇站在了自己的老媽這一邊。  “為什么?”  李巖有點驚訝,看上去,這不是一個女人的直覺啊。  “他太有禮貌了。”  左輕霧給出的觀點相當直接,而且,這觀點同樣做不了任何有意義的證據。  “有禮貌是好事,但是他那種有禮貌,有點過頭了。”  做起怪物看了一眼二樓吧臺的方向,那里是火鍋店辦公區的位置,也就是純公子平時待著的地方。  “我在這個世界上,對于禮貌的感覺,唯一過猶不及的國家就是島國霓虹,那里的人,哪怕是背后拿著刀子,也能對你微笑鞠躬,甚至跪下磕頭。”  左輕霧對于島國霓虹顯然是沒啥好印象的,不過她的話倒是說的也沒什么毛病。  霓虹國的人,不管有再大的仇,見面之后依舊還是會虛頭巴腦的鞠躬微笑,寒暄扯犢子。  只是,李巖在聽完了左輕霧的話之后,忍不住想要吐槽。  那個小子,有禮貌嗎?  我怎么一丁點都沒覺得?  不過,李巖這話倒是沒說出來,自己只不過是被拉來吸引仇恨做背鍋俠的,自然在禮貌這事兒上發言權遠不如古韻悠和左輕霧更有說服力。  “這事兒其實很容易解決。”  李巖決定,把這事兒給料理清楚了,反正還有兩天時間,應該足夠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琢磨著去料理杜純的時候,杜純也正在準備料理他。

本章節已讀完(1/1)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上一章 目錄+書簽

北京28预测分析